“十四五”规划透露改革动向: 增值税税率下调 三档并两档

“十四五”规划透露改革动向: 增值税税率下调 三档并两档

作者: 陈益刊

[ 降低制造业等负担,完善增值税抵扣链条是近些年增值税改革重点,“十四五”规划透露了下一步13%制造业增值税税率有望适当下调,增值税税率朝着三档(13%、9%、6%)简并两档方向进行。增值税抵扣链条进一步完善,贷款利息有望纳入抵扣范围。 ]

[ 施正文表示,目前制造业企业负担仍比较重,制造业13%的增值税税率仍有降低空间,可以考虑降低1~2个百分点。 ]

收入超5万亿元的第一大税种增值税近些年改革频繁,下一步如何改牵动着市场的神经。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下称“‘十四五’规划”)明确,聚焦支持稳定制造业、巩固产业链供应链,进一步优化增值税制度。

多位财税专家对第一财经分析,降低制造业等负担,完善增值税抵扣链条是近些年增值税改革重点,“十四五”规划透露了下一步13%制造业增值税税率有望适当下调,增值税税率朝着三档(13%、9%、6%)简并两档方向进行。增值税抵扣链条进一步完善,贷款利息有望纳入抵扣范围。增值税留抵退税制度也将进一步完善,减少企业资金占用。

13%税率下调

“十四五”规划专辟一章谈深入实施制造强国战略。要求坚持自主可控、安全高效,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增强制造业竞争优势,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十三五”时期中国减税降费总规模高达7.6万亿元,其中增值税减税效果十分明显,其中支持制造业发展是一大亮点。

2016年营业税改增值税全面推开,消除了重复征税,实现了增值税对货物和服务全覆盖。增值税税率简并下调,其中制造业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3%。增值税抵扣链条也不断完善,不动产、旅客运输等相继纳入。而为了减轻占用企业资金,包括制造业在内增值税留抵退税已经启动。

普华永道中国间接税主管合伙人李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推动制造业发展,深化供给侧改革一直是国家战略及税收政策支持的方向。为此,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制造业发展的增值税政策,比如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等。从此次“十四五”规划的相关表述看,预计增值税政策对于制造业的支持力度可能进一步加大。比如增值税税率三档简并为两档的过程中,制造业的税率可能进一步下降。

为了减少对经济活动的干扰,发挥增值税中性作用,此前国务院明确增值税税率简并方向是三档并为两档。目前我国增值税税率已经简并为三档,分别是13%、9%和6%。

中国政法大学施正文教授告诉第一财经,支持制造业发展就是支持实体经济。目前制造业企业负担仍比较重,制造业13%的增值税税率仍有降低空间,可以考虑降低1~2个百分点。不过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比较复杂,只能说“十四五”期间力争完成。

上一轮增值税税率简并下调改革坚持所有行业负担只减不增,如果继续坚持这一原则,加剧了未来增值税三档并两档改革难度。另外增值税税率一个百分点下调对应千亿级收入减少,改革也应统筹考虑财政可承受能力。

中国财政学会副秘书长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增值税改革未来仍是税制改革的重点,比如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但是否“十四五”时期提上改革日程,仍需要观察。因为近些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财政收支压力较大,增值税作为重要税种,制度的优化仍需从长计议。

制造业留抵退税加速

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少不了设备更新换代,一些制造业等企业采购设备、器具形成较大的增值税留抵税款,占用了企业资金,增加了企业资金成本,拖累企业运营。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2018年,我国开始对部分先进制造业等行业试点退还部分增值税留抵退税。2019年又试行增值税期末留抵税额退税制度,符合条件的企业可以向主管税务机关申请退还增量留抵税额。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对先进制造业企业按月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

施正文认为,未来可以将先进制造业增值税留抵税款全额退税拓展到所有制造业中,进一步支持制造业发展。

目前增值税留抵退税仅针对增量部分,尚未针对存量部分。2018年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预估,增值税留抵税款达到上万亿元。

李军认为,下一步有望推出更加优惠的增值税留抵退税政策,可能优先对先进制造业的存量留抵税额进行退税。另外可以考虑给予符合条件的部分先进制造业产品即征即退政策,适当简化免抵退税手续等。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田志伟认为,未来改革大趋势是增值税留抵退税全退,这包括存量税额,但由于这部分税额规模大,一旦允许退税,对当期财政收入冲击过大,因此未来还是先允许增量税额退税,然后逐步扩大至存量税额退税。

贷款利息抵税

为了完善增值税抵扣链条,近些年不动产、国内旅客运输服务等允许抵税,这减轻了企业负担。不过目前增值税抵扣链条仍需进一步完善,目前呼声较高的是将企业贷款利息纳入增值税进项抵扣范围。

全国政协委员、香江集团总裁翟美卿认为,在“营改增”后,企业所支付的利息费用及直接相关的其他费用需要负担增值税,无法用于进项抵扣。对于资本密集型的行业,或者那些需要银行贷款扶持的新兴企业,无法抵扣利息相关进项,造成增值税抵扣链条的断裂,增加企业流转税负,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翟美卿建议,将贷款利息支出纳入增值税的进项抵扣范围,能够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支持企业发展。

施正文表示,一些企业增值税税负较重的原因就是抵扣不充分,下一步增值税改革需要完善增值税抵扣制度,这一影响不亚于税率降低。比如“十四五”时期有可能推出银行贷款利息纳入进项税,允许抵扣。目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较高,一大原因就是贷款利息不允许抵税,这不符合增值税基本原理,如果不考虑对财政收入的影响,这项改革有望推出。

李军建议进一步打通增值税抵扣链条,例如很多制造业企业都需要支付贷款利息,如果贷款利息进入增值税抵扣范围,将进一步减轻制造业企业负担。

翟美卿表示,考虑到全国范围贷款利息对应的进项税额较大,财政可能一时无法承受,建议试点贷款利息进项税额按固定比例进行抵扣,或参考“不动产进项税额分期抵扣”的政策进行分期抵扣。

“十四五”规划在提及实施制造业降本减负行动时要求,强化要素保障和高效服务,巩固拓展减税降费成果,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提升制造业根植性和竞争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